主页 > www.12255.com >
微信转账“手滑”9600元到了陌生人账上
发布日期:2019-06-01 18:35   来源:未知   阅读:

  “叮咚”一声后,赵先生通过微信成功转账9600元。然而,当赵先生回过头来再次核实转账信息时,他却慌了神:“没想到点错了对象,误转给了一个刚加的陌生好友。”

  “叮咚”一声后,赵先生通过微信成功转账9600元。然而,当赵先生回过头来再次核实转账信息时,他却慌了神:“没想到点错了对象,误转给了一个刚加的陌生好友。”

  尽管赵先生及时提醒该好友不要收款,但对方还是收了款,让赵先生既愤怒又无奈的是,对方随即将他拉入了微信黑名单,而后赵先生发过去的信息都被对方拒收了。

  赵先生在北盛镇上经营着一家钢材店,平时还做一点废旧钢材回收的生意。5月18日下午,他到沙市镇回收废旧钢材后,由于未携带现金,准备通过手机微信转账的方式支付货款。

  “货款一共是9600元,当时面对面支付没有成功,我就添加了客户的微信号。”赵先生随后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给客户转去了9600元钱。

  但让赵先生没想到的是,他在输入密码显示支付成功后,客户却迟迟没有收到货款。“大约也就是一分钟的样子,我就发现转账转错了对象。”赵先生说,由于手机屏幕碎裂,在点击好友时出现错位,导致他将货款转给了另一个新近添加的陌生好友。

  意识到转错后,赵先生立即给对方微信留言表示自己转错了钱,希望对方不要接收。“半个小时后,对方就接收了货款。”然而,当赵先生再次给对方发信息时,发现自己已被对方拉入了黑名单,“我发的信息都被拒收了。”

  由于不知道这个陌生好友的身份信息和联系电话,赵先生只好通过微信客服平台进行申诉。“客服答复说72小时后回复,但到现在也没有一个答复。”昨日,焦急的赵先生选择了向警方求助。

  “这属于不当得利,属于自诉案件。”经过查阅赵先生与对方的微信对话款,市公安局的民警发现双方在互相添加为好友后,并无任何聊天,也就不存在对方虚构事实骗取财物的行为,建议赵先生到法院起诉对方维护自己的权益。

  然而,按照相关法律规定,不当得利纠纷的管辖法院是被告住所地,当事人所在地的法院没有管辖权,需要到被告户籍地或者经常居住地法院起诉。

  23日上午10时5分,市气象台发布雷电橙色预警信号。我市部分地区已经出现雷电活动且可能持续,并伴有短时强降雨和7-8级大风,局部地区有冰雹,出现雷电灾害事故的可能性比较大,提醒广大市民注意防范。

  中国家电网总编吕盛华与参会代表分享了移动互联网下半场的传播策略。吕盛华认为,当前新媒体传播具备以下趋势:(1)平台越来越基础设施化,对内容的争夺越来越激烈、内容IP化;(2) 5G商业化,香港新一代跑狗图王中王论坛,内容视频化;(3)碎片化趋势放缓;(4)自媒体将受国家监管部门的严格控制,传统媒体发力。

  “起诉需要明确被告的姓名和身份信息,我不知道对方姓名、地址等,法院无法送达传票,案件还是办不下去。”在咨询律师后,赵先生觉得自己要回这笔钱的希望十分渺茫。

  全国政协副主席张庆黎、夏宝龙分别主持全体会议。全国政协副主席、万钢、卢展工、王正伟、马飚、陈晓光、杨传堂、李斌、巴特尔、汪永清、苏辉、郑建邦、辜胜阻、刘新成、www.9803333.com。何维、邵鸿、高云龙出席会议,10位省市县政协负责同志作了大会发言,与会同志就地方政协工作进行了交流研讨。

  根据预测,下周工作日早晚高峰期间,城区部分环路和联络线的通行压力仍然较大,京藏、京承、京开等高速仍将出现早进城、晚出城的潮汐车流,特别是桥区节点容易出现短时排队情况。而在尾号限行轮换后,4和9限行的周五交通压力也将最为突出。

  如果对方微信并非实名验证注册使用,无法知道对方的身份信息,该怎么办呢?

  微信客服人员回复称,遇到这种情况,就要费一些周折了,如果对方用手机号码注册,可以尝试通过手机号码找到身份信息;如果这种方式仍然不能确定对方身份信息,可以尝试跟客服人员沟通,寻求工作人员帮助,“微信转账是一种不可逆的行为,我们也只能帮助协调,无法撤销交易。”

  客服人员提醒,在进行微信转账操作时,可以进入支付管理页面,对到账时间进行设置,最长可延时24小时,如在该时间内发现转错钱款,可立即寻求腾讯官方帮助(微信官方支付问题客服热线),在提供相关证据材料后,申请冻结此笔款项。

  在微信转错账事件中,收款方一般构成不当得利,即没有合法根据,或事后丧失了合法根据而被确认为是因致他人遭受损失而获得的利益。对此收款方应负返还义务。按照民法及刑法相关规定,不当得利受益方应根据受害方请求返还不当得利,如果拒不返还且数额较大的话,则可能构成侵占罪,应承担更重的法律责任。

  也就是说,理论上,转错账者可以挽回损失,但现实中,由于相关规则缺乏可操作性,转错账者可能陷入求助无门,难以举证的恶性循环中。如以不当得利提起民事诉讼,则应有明确的被告,否则无法立案;而侵占罪又属于亲告罪,司法机关受理时也要求有明确的被告人。但是,微信平台一般又不会轻易根据受害方的要求提供收款方的详细信息。于是,受害人便会陷入要想司法机关介入,就要提供明确的收款方,要想微信平台顺利地提供收款方信息,则应由司法机关先行介入的怪圈。

  如前所述,微信已经成为绝大部分人的聊天工具和交易平台,微信转错账也不该再像大街上丢钱包那样祈求收款方良心发现或干脆自认倒霉。当转错账、收错钱成为不可避免的现象时,当交易双方可能产生经济纠纷时,就该给纠纷双方提供详细、权威的交易明细和凭证。这才是作为支付平台和“准金融机构”应有的社会责任,也是司法部门等纠纷解决机构应重视的议题。据《检察日报》

  无独有偶,在去年年底,市民张女士也有过同样的遭遇,她在通过微信给人付款时,由于输错了微信号,导致3800元款项转错了人。

  “我开了个店子,从供货商手里进了一批货,当时业务员来收款,我通过对方手机号添加为微信好友,并进行了转账。”张女士说,转账成功后,业务员却一直没有收到货款,最后她才发现,自己在输入手机号码时,输错了一位数,将钱转给了一个河南的微信用户。

  随后,张女士立即通过电话联系对方,希望对方能够返还,但对方在收款后同样将其拉入了黑名单,并再也不接张女士的电话。

  “我有对方的手机号,要确定其身份信息应该不难,但为了三千多元,我跑一趟河南打官司,花费只怕还不止这么多。”面对这种情况,张女士最后放弃了向法院起诉。